网站首页 > 期货 > 南雄上朔村:“红军井”水常流,《当红军歌》世代传唱

南雄上朔村:“红军井”水常流,《当红军歌》世代传唱

2019-10-08 14:54:27 来源:胡集普里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2264次

出生于1898年的张人亚,在1913年成为上海老凤祥银楼的一名金银首饰制作工人。1922年,张人亚领导上海金银业工人大罢工,现在留存的当年上海金银业工人千人大照片中,张人亚风华正茂。

韶关南雄市史志办干部李君祥说。“上朔村群众基础好;全村三面临水,沟深河宽,村庄城堡坚固,街巷纵横如迷宫,易守难攻,利于防守;村北是连接粤赣边界连绵几百里的深山老林,一遇紧急情况,有利于部队的撤退和隐蔽;村庄规模大,有利于为部队提供给养、住宿和隐藏。”基于此,红军主力部队决定在上朔村休整和宿营。

早在1928年2月,中共南雄县委就召开了万人大会成立南雄县苏维埃政府,县苏维埃政府的办公地点就设在上朔村。当时,新生的县苏维埃政府在中共南雄县委的领导下,立即在全县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组织开展“平仓、平田”运动,打倒土豪劣绅,对地主进行封仓焚契,分田分地。反动派对南雄县苏维埃政府恨之入骨。“我们村那时被反动派称为"土匪村"。”上朔村村民徐鸿志说,在同年3月,反动派开展屠村政策,到处疯狂喊叫“屋要过火,树要脱皮,人要过刀”。全村三四千人被迫逃离家乡,有300多名来不及逃跑的无辜村民被残忍杀害。

徐鸿志说,“和尚井”是村里一口老井,井小而井缘浅,红军便用石板和鹅卵石重新砌了井缘,又在井底铺了青砖。“红军并没有将修井的事告诉老百姓,也是村民晨起时才发现的,修井后泉水也变清澈了。”后来,村民为了纪念红军,将这口“和尚井”改称为“红军井”。

灾情发生后,我县立即启动了地震应急预案和Ⅲ级应急响应,成立了抗震救灾指挥部,兴文县委书记张健、县长石进分别对“12.16地震”作出指示,要求迅速组织县级应急救灾医疗队伍到震区开展救治工作,设置应急救灾物资调度点和应急救灾临时避难点。各乡镇、各部门立即开展对各学校、医院、景点、道路等进行检查。目前,县委书记张健、县长石进已率队赶赴震源地。医疗、消防、矿山救护等救援力量已赶赴震中,当地群众情绪稳定,社会秩序正常。

黄树材沿途给记者介绍,“为不打扰村民,红军均选择在上朔村的祠堂、柴房、屋檐下休息。”徐鸿志也听祖父辈说过,红军来上朔村宿营时,还给村里的“和尚井”重新修葺了一番。

“徐屋祠堂墙面上的《当红军歌》,是南雄留下唯一一首有简谱、有歌词的完整的红军歌。”黄树材说,红军用墨水写下红军歌后,村民为保护它,也避免被反动派追究和迫害,便在反动派到村时,把歌用黄泥巴给糊住,敌人走了就把黄泥巴铲下来,继续传唱,也是到了解放后,这首歌才完整而长久地呈现出来。

1934年10月,红军长征从江西出发,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从江西进入南雄,一路侦察踩点,过关斩将,清除了敌人设置的重重障碍和封锁防线,来到上朔村。

2007至2013年,苏荣曾在江西主政6年,中纪委在通报中称其“大肆卖官鬻爵”,其曾自述“我算了一下,副厅级以上干部给我送钱款和贵重物品的人数达40多人”。

随着人员分类管理,像孙姣一样没入额的检察官失去了对案件的裁判权,不过在李梅梅看来,决定权背后意味着要承担更重的责任,“对于当事人来说,他们通过与办案人员的接触会形成对司法机关的印象。”

李立国作为时任民政部党组书记、部长,窦玉沛作为时任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管党治党不力,严重失职失责,所辖单位发生系统性腐败问题。

方润成在抓获或审讯吸贩毒人员时,都会仔细观察他们的神态,询问他们吸毒前后的感受,以便模仿到位。他还刻意饮酒,满身酒味,装成“吸嗨”的样子,在娱乐场所与吸贩毒人员打成一片,以至于那里的老板,都以为他就是白粉仔。

岁月流转,世事变迁,85年过去了,这首《当红军歌》被上朔村民世世代代传唱着,从一年级的小学生到古稀老人开口均能唱。红军战士长眠于神州大地,不畏艰苦不怕牺牲的长征精神却长存在上朔村村民心中。

记者注意到,也有人建议考虑与正在推进的房地产税立法进行衔接,比如同样征收房地产税,个人房东出租房屋如果去备案和缴税的话,可以酌情让他们少交一点,要给予一些优惠措施,鼓励这些房东愿意去租赁合同备案,但这是一个很慢的推进过程。

如何评估一座城市的创新能力?陆风代表提到,可以参考选择留在上海的高校毕业生数量,以及中环以内居住的年轻人的数量。他发现,虽然纽约的房价很高,但住在中心城区的年轻人却非常多:“如果最有活力的年轻人,大量的时间被消耗在上班路上,城市一定是缺乏活力和创造力的。”李强表示,要加大政策支持,不断改进服务水平,“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人才选择上海”。

红军到达上朔村后,听取了中共南雄县委和地方游击队领导的情况汇报,一致认为上朔村是南雄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和游击队活动据点。

敢于承认自己的不足,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勇气。也正因为如此,中国共产党从未停止探索和完善民主监督的脚步。

中国在端午节有吃粽子、喝雄黄酒等习俗。但往年的天价粽子,被指披上腐败的外衣,“买者不吃,吃者不买”。

多次用黄泥糊墙保护红军歌

红军在上朔村不但不干扰民众,还为村里做了不少好事,村民们深受感动,之后自发给红军送粮油、衣物、鸡蛋等,还上山打猎给受伤红军补充营养。而当地游击队和地方党组织也动员村中富裕大户和士绅慷慨解囊,捐钱捐物,为红军筹得粮款三四万元。转移时,红军不肯收村民捐献的衣被、布料,就先给村民打上欠条,承诺日后定当归还。

新快报记者麦婉诗“当兵就要当红军,处处工农来欢迎,官长士兵都一样,没有谁来压迫人。当兵就要当红军,帮助工农打敌人,买办豪绅和地主,杀他一个不留情……”6月23日,“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走进广东南雄油山镇上朔村。新快报记者穿过红军曾短暂歇息的鹅卵石路来到徐屋祠堂,一首1934年写下的《当红军歌》仍然留在祠堂墙面上,经历时间洗礼的红军歌早已斑驳,只能依稀辨认。伴随着油山镇大塘中心小学学生整齐划一的歌声,油山镇红色文化义务讲解员黄树材的一路讲解,那段峥嵘岁月如现眼前。

“我们行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个人房贷)利率已经下调。”某股份行深圳地区支行负责人说。

“过去汛期江面漂浮物很常见,岸线破坏严重,经过整治后长江岸更绿、水更清”。视察中,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嘉陵江航道管理处北碚航道站站长王小万说。

同车的乘客都对驾驶员助人为乐的行为竖起了大拇指。为了表扬驾驶员,刘阿姨在下车的时候,还拍下了这辆公交车的车牌号。

宿营上朔为村民修古井“上朔村的长,箬角村的书房,浆田村的池塘。”这是当地广为流传的一句话。上朔村,这条建自唐朝的村落因人口多、规模大而出名,黄树材介绍,上朔村在人口鼎盛时期规模达9000人。

同时,红军战士为了开展宣传工作,在当地建筑的墙面上写标语、写红军歌,教老百姓传唱,徐屋祠堂的《当红军歌》就是那时留下的。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maple-co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胡集普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