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硫磺资讯>综合>有一种抉择,叫北上!——农工党老一辈领导人北上参加新政协的故

有一种抉择,叫北上!——农工党老一辈领导人北上参加新政协的故

有一个选择,叫做北方!

有一种叫做信仰的精神!

这是一次平静的航行。虽然没有真正的战争,但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经历了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的革命洗礼后,自1948年秋以来,集中在香港、分散在各地的民主人士通过各种渠道秘密北上,积极参加参加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新中国成立的伟大革命事业。然而,往北走绝不是走走停停的旅行。在祖国上空战云密布、台湾海峡波涛汹涌、北方面临各种未知危险的时候,农业劳动党老一辈领导人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时任农业劳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张伯军是第一个离开香港北上的人。沈钧儒、谭平山、蔡廷凯和他的秘书林毅远,由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秘书张汉富陪同。

抵达哈尔滨后,张伯军等人与中共中央领导人合影。前排左起:李李三、谭平山、沈钧儒、李德全、蔡廷凯;后排的第二个左边是朱学范,第三个左边是张伯军,第五个左边是赖亚利。

事先,中国共产党华南分局和香港工作委员会为海上运输做了充分准备。周恩来副主席多次致电,要求尽力“邀请和欢迎上海和南亚的民主人士和文化界朋友到解放区来”,并“为他们规划一条安全的道路”,指出这是第一批。为了确保安全,应该绝对保密。出发后的任何情况都应随时报告。

由于第一批船只是试探性的,必须通过台湾海峡,船只的数量不应太多。这一次,苏联货船“波尔塔瓦”(也译为“宝德华”)并不大,房间数量也很少。为了安全起见,他们的行李先被运到船上,然后他们带着一个小包离开了家。参与此事的杨琦在他的《见证两大历史壮举》一书中写道:“9月11日,每个人都先去李安运家吃饭,然后穿上戏服。”张伯军装扮成一个大老板,穿着长袍,戴着瓜皮帽。“其他人伪装成大老板、老绅士或货运代理。

黄昏时分,他们步行了十多分钟来到铜锣湾海滨,登上一艘预先租好的船,向停泊在维多利亚港的“波尔塔瓦”划去。前来为他送行的钱广智回忆道:“当张伯钧先生爬上梯子登上飞机时,他抬头惊讶地说:‘老兄,你来了!’”大家登上货船后,紧张的心情放松了,每只手都拿着货物文件作为对货物经销商的掩护。

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肩负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起航。然而,当“波尔塔瓦”号在澎湖列岛遭遇强台风时,林毅远回忆道,“当穿越台湾海峡时,突然刮起一阵强风,风急浪急,船在缓慢移动”。通过共同努力营救这艘船,货船终于得以逃脱。在北方的路上,也有许多有趣的事情。杨琦写道,“9月18日,正好是中秋节,苏联船主决定杀猪和供应蔬菜”。每个人还在甲板上举行了一个“仙女派对”。

在海上航行16天后,“波尔塔瓦号”于9月27日清晨抵达朝鲜的拉津港。受周恩来委托,中共代表李富春提前到达码头迎接他。经过短暂的休息后,该党乘火车越过图们江和牡丹江,最终于9月29日抵达哈尔滨。

时任农业劳动党中央执行监督委员会联席会议秘书长的邱哲是第二批离开香港北上的人。当时,邱哲已经63岁了。罗培源在《邱哲先生的回忆》中写道,“邱老像遇到春节的孩子一样快乐。他的快乐难以言表”。温暖的景色令人感动。

图片右侧的文字是邱哲写的。它是1948年冬天在香港东北解放区的一艘中国中部的船上拍摄的。他的姓是1949年春天传入北平的。

由于包租的“奥尔丹”号进港时发生碰撞,悬挂挪威国旗的“华中”号客轮不得不单独包租,直至11月23日晚。罗培源回忆道:“我很早(大约一两天)就去他家拿行李了...人们直到船启航前两三点才上船。”陪同老邱的有马旭伦、郭沫若、沈致远、陈启佑、侯外庐、简伯赞、冯煜芳、曹孟军、徐宝菊、徐光平和她的儿子周海婴以及韩练成等。陪同他的有中国共产党香港委员会秘书连云等。

老邱对这次北上之旅并没有太多的豪言壮语,但他在他的诗《11月23日从香港到中国东北的一次往返旅行,告别亲朋好友》中写道:“我想澄清并报答我的老朋友,为我的生死而战。山口非常引人注目,暴风雨也很大,剑盒正在抽打它的鞭子。”多么有力的爱国诗啊!

老邱患高血压,海上风浪大,身体更不舒服。然而,他并没有抱怨,而是写诗来表达自己的抱负:“地球是明亮的,普通人有着长久的愿望和回报。政治纲领将有一个新的开始,土地改革将从头开始。这个古老的国家颁布了一项新法令,智者和智者都身居要职。这条路旁边不会有任何空间来决定中国。”郭沫若和老邱住在同一个房间,他写了一首诗“血压之旅”安慰他说:“你的血压高,我的血压低;高点和低点在一起,百度仍然有一些惊喜。我想见你,为人民担心……”在路上,邱老和郭沫若、马叙伦一起唱歌,留下了许多好句子。这真是一首颠簸不平的诗。多么不开心啊!

11月29日,这艘船通过了长江口。在邓焰炟殉难17周年的这一天,邱老望着河对岸,飞到南京麒麟门外的沙山。往事历历在目,悲痛涌上心头。他为纪念写了一首诗:“哀悼日才过了半年,我现在正在看祥林嫂的告别。在平兰望江河的入口处,我感到悲伤,每当我突发奇想,我都会感到悲伤。中国人民解放军应该首先为同辈的团结铺平道路。如果你在地下遇到秦邓晔,你会在黑暗中携手相助。”革命的胜利在望,安慰战友们。

登陆前夕,听到沈阳解放的消息,“华中”也举行了独特的海上庆典。老邱留下了一首诗“金辽解放新生活,引用长歌喝茶”。12月初,“华中”号停泊在丹东附近的大东沟,换上一艘小船上岸。中国共产党东北局的领导李富春和张闻天去见他们。到达丹东后,该党换乘了一辆专列,于12月6日抵达沈阳,沈阳刚刚回到人民的怀抱。

时任农业劳动党中央监督委员会主席的彭泽民是第三批离开香港北上的人。当时,彭老已经71岁了。这群民主党人比其他人多。除了彭老外,陪同他们的还有李姬神、茅盾、朱云山、张乃琦、邓楚敏、洪申、石富良、梅红斌、孙起孟、吴茂孙、李民新、龚银兵夫妇、魏振东、徐明、卢绪章等。

1949年9月24日,农业劳动党首席代表彭泽民代表农业劳动党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发表讲话,表示坚决支持会议的三个文件。从现在起,农业劳动党的同志们将怀着永远追随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伟大愿望。

这一次,苏联货船“奥尔丹”号(Aldan)被包租,登船时间定在12月26日晚上,圣诞节后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非常关心这群北上的民主人士。周恩来副主席的电报更具体、更透彻,指示船停靠大连港,安排住大连最好的酒店,举行欢迎宴会,做好接待工作等。他还说,在北方寒冷的天气里,应该为他们准备皮衣、皮帽和皮靴。

当时,彭老已经是香港著名的中医,造诣颇深。许多住在国外的孩子和亲戚希望他能“成名退休”,过上晚年。然而,当方方同志前来转达毛主席和周副主席关于北上参加新CPPCC筹备工作的邀请时,彭老慷慨地同意了。

1949年1月1日,沈雁冰(茅盾)要求“奥尔丹”号上的民主党同胞签名留念,留下这张珍贵的签名单。照片左边的小字是:茅盾等人于1948年底离开香港,登上船向北走。

登船前,彭老伪装成一名华侨商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口袋里装着一份采购订单,提前准备了一套词来应付路上的审讯。当晚,彭老被时任中共华南支部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书记调任。周在《回忆往事》中写道:“我事先和他讨论了行动计划,并按照规定的时间到达了他在西区的家。我在六国酒店附近下了车,漫步到海边。”杨琪回忆道:“骑自行车,我带他们沿着岸边的石阶走到小汽船前,向停泊在维多利亚港的“奥尔丹”货船驶去。”这是彭老登上“奥尔丹”号之前的最后一幕。

在路上,我向船上讲述了革命的经历。李姬神在1月2日的日记中写道:“彭泽民先生说,钟惺回族和通孟慧的成立,吉隆坡东南亚革命协会的成立和发展,以及1911年后国民党的腐败,孙先生又成立了中国革命党,后来又成立了中国国民党。蒋介石脱党后,韩宁分裂,汪精卫动摇并被开除党籍。”

这一次,彭老被深深打动,留下了一首诗“大海汹涌,春风正向我的船靠近”。解放和自由的喜悦无法用语言表达!这时,彭老已经离开故土20多年了。他在一首诗中写道:“20年后将会有一个回到祖国的梦想。今天公共汽车去国外。经过几轮克制,我终于松了口气,今天这块布也受到了尊敬。”

12月31日晚,为了迎接1949年的元旦,民主党人拿出食物,与船长和船员共进晚餐庆祝新年。然而,航行并不顺利。虽然“奥尔丹”号被修好了,但它的速度很慢。当它穿过青岛海时,遇到逆风,引擎坏了。因此,直到1月7日早上,“奥尔丹”号才缓缓驶进大连港。

中共中央派李富春和张闻天去迎接他们,并邀请朱学范参加。到达后,彭老和他的一行住在大连最高级的酒店——大和。李和张也参观了每个房间。那天中午,在关东饭店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欢迎宴会。然后换乘专列去沈阳。

朱云山参加了第三批北移,被邀请作为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人北上。朱云山是农业劳动党的创始人之一,对邓焰炟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曾经是“一系列会议”的导演。

朱云山和李姬神住在船长室,而其他人住在船员室。当船在海上航行时,人们轮流讲述革命的故事,这个故事既生动又不孤独。1月4日,轮到朱云山讲述他参与许西林刺杀恩明的故事。他还更详细地谈到了他的老朋友邓·焰炟和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农业劳动党的前身)组建党的情况。所有的人都深受感动。

李姬神当天在日记中详细写道:“朱云山哥哥...豪森夫人、邓泽生和陈友仁(从欧洲)给中国革命党写信,后来又给行动委员会写信。泽生被捕后,(第三方)停止了活动,因为没有人主持。薄军改为农工民主党后,他没有参加。我符合国民党改组和与共产党合作的精神。”

在北上的路上,朱云山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写了许多诗来表达自己的愿望。在诗《夜出港口》(The Night Goes Out of the Port)中,写道“中国的解放从此开始,风暴永远不会被遗忘在一条船上”,“一段新的历史将一页一页展开,天空将转向延安”,表达了对即将到来的新时代的充分期待。在《横渡台湾海峡》一诗中,写道“口又落在哪里,海与天恨郑成功”,表达了他们对祖国分裂的担忧和实现祖国统一的愿望。

到达大连后,朱云山非常激动,觉得自己真的来到了一个新世界。因此,在诗《到大连》中,写道“在解放的声音中到大连,自由天堂的话语是动人的。狼烟卷走了所有的伤口,回头看着这两个地方晴朗的天空。”

农业劳动党创始人之一、早期领导人黄启祥也历经种种艰难困苦北上,克服重重困难。

早在1948年9月,黄启祥就被召回中国。在会见蒋介石时,黄坚持和平解决国内问题引起了极大的不满和失望。江非常不高兴地对黄说:“你不用回德国了,”并说,“你可以去台湾看看慈禧(陈诚)”。黄启祥深知这一危险,回到上海的家中,对妻子郭一休说:“蒋介石的意见不能公开抵制,因为他周围已经有间谍了。如果你去台湾,你可能回不来了。”郭建议她的丈夫在到达香港后离开机场。黄启祥担心如果他这样做,这个家庭会被国民党俘虏。最后,黄启祥去台湾见陈诚,然后借口回上海见家人离开。回来后,黄启祥,别名黄一清,伪装自己和家人去了广州。之后,在农业劳动党的欧阳平的帮助下,他搬到了香港。

黄启祥一到香港,就在报纸上发表公开声明和谈话,公开与国民党决裂。很快,黄与香港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取得了联系,并表示他将立即前往解放区。后来,黄从中国共产党得到消息,因为广东尚未解放,他希望暂时在南方做些工作。就这样,黄启祥留在香港,大力支持农业劳动党的组织活动。彭润平(彭泽民的女儿)说,彭老北上后,他非常关心留在香港的同志的政治选择。信中提到,“杰(郭关捷)、齐(黄启祥)和平的三个兄弟告诉我要做的事情,他们必须等负责人来北京后才能见面谈生意。”尤王琦兄弟更加关注这里的提议,一旦他没有考虑到,他就不会等待任何讨论。这也从侧面表明黄启祥已经参加了农业劳动党的工作。

1949年8月,黄启祥接到中国共产党同志的通知,要求他去北平并准备船只的位置。黄启祥非常激动,决心带着家人去解放区。8月28日,他先把太古公司的“岳阳”带到了北方。船上有爱国华侨司徒美堂等人。六天后,“岳阳”号船抵达天津塘沽港,然后换乘火车,于9月4日抵达北平。受到国家副主席周恩来等人的热烈欢迎,并下榻北京饭店。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图为彭泽民(左二)代表农业劳动党在大会开幕式主席团就座。

1949年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的农业劳动党代表和候补代表合影留念。前排左起:李世豪、李宇春、郭关捷、彭泽民、王一凡、郭陈泽;后排左起:杨子恒、杨唐毅、闫新民、王林深、张云川、何世坤。

10月1日,黄启祥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特邀代表登上天安门门,参加了成立仪式。那天晚上,黄启祥给远在香港的妻子郭一休发了一封电报:“一休,卖掉你所有的财产,不留任何草!快点来北京。“七香”。就这样,郭一休以12万元的价格卖掉了位于九龙太子港的花园大厦。1950年,她帮助了农业劳动党的许多同志,带着他们的家人到北京定居。

农业劳动党创始人之一、时任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的季芳,在接到北上通知时,正担任华东解放军总训练团团长,正愉快地准备与“百万雄师”一起渡河。当时,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成功地完成了。中共中央通知季芳参加新CPPCC的准备工作,计划于二月底三月初抵达北平。事实证明,随着解放战争的迅速推进,农业劳动党的各个组织已经从地下组织转变为公开组织。内部构成复杂,混有好人和坏人,存在许多问题,领导人之间的意见不一致。因此,农业劳动党领导人张伯钧和中共中央统战部同意由季芳负责组织党的事务。季芳到达北京后,开始组织党务。南京和上海解放后,他去南京和上海组织党务。他一直忙到6月中旬新CPPCC预备会议前夕,然后才回到北京参加会议。

一些抵达李家庄的民主人士及其家属与中共中央统战部的一些工作人员合影留念。在图片的左上角,最高的石头是赵涵鱼鹰。(这张照片最初是楚图南的后裔提供给李家庄统战部旧址纪念馆的)

闫新民和赵涵于1948年12月前到达河北省平山县(中共中央统战部所在地)李家庄。当时,阎、韩分别担任农业劳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和监督委员会。在中共地下党的帮助下,他们进入解放区,转移到李家庄。他们受到了党中央的热烈欢迎。1月16日,周恩来副主席还访问了李家庄的民主党人,并汇报了情况。每个人都深受鼓舞。

李播求和杨子恒是第六批离开香港北上的人。他们都是农业劳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成员。这个群体的人数最多,包括来自民主党的名人以及文化和艺术精英。他们于3月21日起航,3月27日登上悬挂挪威国旗的大兴航运公司“鲍彤”号抵达天津。随船而来,后来担任农业劳动党中央副主席沈齐针。

农业劳动党创始人之一、前“干会”主任郑泰普也接到通知,要北上登上从上海到香港的“扎花”号轮船。不幸的是,1月20日,他在香港死于脑出血,“但在他能够征服之前,他已经死了”。新中国成立后,郑泰普被批准为革命烈士。

还有老一代农业劳动党的其他领导人,如郭关捷、张云川、王林深、李世豪、杨唐毅、郭陈泽、何世坤、李宇春、王一凡和邓郝明,他们在北方经历了许多困难和风险。尽管具体的行程已经无法确定,但他们在关键的历史关头做出了正确的政治选择。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很多民主党人北上后,中共也安排他们的家人留在香港。例如,彭润平回忆道:“我们家每个月都去《中国商报》的小阁楼。我姐姐和我去拿生活费,因为我们没有收入来源,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星星朝北拱,水朝东。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70周年。从老一代农业劳动党领导人秘密北上参加新CPPCC的故事中,我们不仅看到了无畏的革命乐观主义,也看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多党合作的最初核心。他们的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前进!

后记:为了研究这段历史,作者查阅了大量目击者的回忆文章和相关史料。然而,几乎没有关于农业劳动党的线索。它们只是几个词或模糊的词。此外,时间太长,或者记忆有误。因此,很难判断个人的时间,有些地方没有得到很好的验证,许多数字是不同的。这些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本文中的一些照片是由农业劳动党中央研究室的张伟同志和中共河北省委统战部的包强同志提供的。谢谢你!

(作者:张云起,农业劳动党中央宣传部宣传教育司副司长)

黑龙江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购买 广东11选5购买

最近更新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 哄孩子健康成长,哄老婆家庭和睦,哄老人安度晚年

    哄孩子健康成长,哄老婆家庭和睦,哄老人安度晚年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转让华晨汽车金杯(西咸新区)产业园

    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转让华晨汽车金杯(西咸新区)产业园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张店区实验中学优秀学子杨涵玉荣归母校

    张店区实验中学优秀学子杨涵玉荣归母校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河南上门求贤 在沪提供1.3万个岗位 全职引进的顶尖人才给予

    河南上门求贤 在沪提供1.3万个岗位 全职引进的顶尖人才给予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科瓦奇:我觉得库蒂尼奥这赛季会经常给莱万送助攻

    科瓦奇:我觉得库蒂尼奥这赛季会经常给莱万送助攻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沙特:动武是最后手段!伊朗展示弹道导弹:谁打我谁家就是主战场

    沙特:动武是最后手段!伊朗展示弹道导弹:谁打我谁家就是主战场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50年老烟民慢阻肺发作,呼吸骤停险丧命!肺康复训练助他步行出

    50年老烟民慢阻肺发作,呼吸骤停险丧命!肺康复训练助他步行出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苏州大洲工程公司监理项目发生安全事故造成1人死亡

    苏州大洲工程公司监理项目发生安全事故造成1人死亡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中国男篮在国际创下的奇迹!黄金一代赢3大强队,04力克世界冠

    中国男篮在国际创下的奇迹!黄金一代赢3大强队,04力克世界冠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共和国同龄人——潘金凤

    共和国同龄人——潘金凤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边疆党旗红」中俄首座跨境公路大桥 听建设者讲述黑龙江大桥建

    「边疆党旗红」中俄首座跨境公路大桥 听建设者讲述黑龙江大桥建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刚刚卖了100多亿:最高95%投A股 公募化改造首批募资大曝

    刚刚卖了100多亿:最高95%投A股 公募化改造首批募资大曝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买哪种材质的暖气片好?暖气片选购的有哪些方法?

    买哪种材质的暖气片好?暖气片选购的有哪些方法?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私募人士表示“红十月”概率较大 选股重要性提升

    私募人士表示“红十月”概率较大 选股重要性提升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独立游戏开发者:目前独立游戏市场饱和靠打超低折销售

    独立游戏开发者:目前独立游戏市场饱和靠打超低折销售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银百高速天宁沟特大桥胜利合龙 墩高亚洲第二

    银百高速天宁沟特大桥胜利合龙 墩高亚洲第二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市委宣传部面向全市公开考选机关工作人员5名

    市委宣传部面向全市公开考选机关工作人员5名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第39届香港秋季电子产品展开幕

    第39届香港秋季电子产品展开幕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专题片《安居中国》将播出 展现住房保障工作成就

    专题片《安居中国》将播出 展现住房保障工作成就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 邢台县第四届酸枣(中药材)文化节开幕

    邢台县第四届酸枣(中药材)文化节开幕

    有一种精神,叫信仰!时任农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章伯钧是第一批离港北上的。1948年9月12日上午,这艘负有特殊使命的货船顺利启航。时任农工党中央执监联席会议秘书长的丘哲,是第二批离港北上的。194

    2019-11-08 18:07:20来源:未知 浏览:3656 次

    分享
换一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